信息參考
允許我吹一吹《八佰》
2020-08-24 [關閉]

 前幾天看了《八佰》,

本來沒打算寫點什么,

但這幾天爭議四起,

所以我也想談談觀影感受。

關于《八佰》,

如果你抱著看“紀錄片”的想法,

真的就別去看了,

免得看了生氣,

因為它的確不夠真實。

它只是取材于真實事件,

其中有很多虛構的情節。

如果你抱著“是不是美化哪黨哪軍”的想法,

真的也別去看了,

免得看了心堵,

因為其中有些場景確實很壯烈。

但如果你抱著看一部電影的態度去影院,

《八佰》還是值得一看,

因為它的確是一部難得的華語戰爭片。

但如果你抱著中國人的身份去看這部電影,

《八佰》就很值得一看,

因為你會從中明白我們這個民族為何會綿亙五千年。


02


日本一直對中國虎視眈眈。

天正十八年(1590年),

豐臣秀吉統一日本后,

就開始念叨一句話:

“在我生存之年,誓將唐之領土納入我之版圖。”

所謂“唐”,就是中國。

可“遺憾”的是,

豐臣秀吉至死也沒完成這個偉業。

日本明治維新之后,

野心更是極度爆棚,

“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亞洲,欲征服亞洲,必先征服中國。”

為了征服中國,

日本開始長遠謀劃。

經過數十年籌備后,

1937年7月7日,

日軍打響了侵華戰爭第一槍。

當時日本對外宣稱:

“滅亡中國,三個月足矣。”


03


“滅亡中國,三個月足矣。”

為什么日本這么狂傲自信?

我們來看看幾個對比就知道了。

首先,我們來看看中日經濟對比。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前,

日本GDP超過100億美元,

而中國GDP只有13.6億美元,

日本是中國的8倍。

日本工業產值超過60億美元,

而中國工業產值不到2億美元,

日本是中國的30倍。

日本當年鋼鐵產量是580萬噸,

而中國當年鋼鐵產量只有4萬噸,

日本是中國的145倍。

…………

也就是說,

日本是一個工業國,

而中國是一個農業國,

經濟實力上的差距,

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04


其次,我們來看看武器對比。

1937年當年,

日本生產了1580架飛機,

而中國一架也造不出來。

日本生產了300輛坦克,

而中國一輛也造不出來。

日本生產了30艘軍艦,

而中國一艘也造不出來。

日本生產了744門大口徑火炮,

而中國一門也造不出來。

…………

也就是說,

當日本進入機械化軍事時代的時候,

中國卻連機械化的邊都還沒摸到,

因為任何一種主戰大殺器都不能生產,

跟日本的差距真是天上地下。


05


再次,我們來看看兵力對比。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前,

日本兵力總數為448.1萬,

這還不算協同作戰的100多萬偽軍。

而中國當時僅有170萬兵力,

補充兵力約50萬,

差距不止一點點。

雖然中國后來補充了三百萬兵力,

但其中大部分都是抓壯丁拉來的,

跟訓練有素的日軍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當時中國條件最好的中央軍,

也不過是每個兵配發15發子彈,

用于搞實彈訓練。

可日軍新兵入伍后,

每月用于實彈射擊的子彈,

步槍不能低于150發,

機槍不得低于300發,

所以日軍三分之一的士兵,

都達到了優秀射手的水平。

盧溝橋事變發生的時候,

中國75毫米以上火炮只有800多門,

其中重炮只有48門。

也就是說,整個中國的重火力,

連日軍的一個零頭都不到。”


06


連“團結度”也沒法比。

日本當時是軍國主義當道,

國內主要勢力非常團結,

一心就想滅了中國。

而中國這邊呢,

簡直就是一盤散沙,

除蔣介石國民政府實際控制省區外,

全國近半省區都被其他軍閥所控制。

這些地方軍閥割據一方,

名義上聽從中央號召,

實際上卻勾心斗角、各自為政,

互相挖坑內斗的事天天都在發生,

有的甚至干脆投敵叛變當了偽軍。

而中國70%的民眾,

由于連年軍閥混戰,

根本無法專心生產,

所以常年掙扎在赤貧線上,

連自己都吃不飽穿不暖,

哪里還有“物力”支援前線。


07


從“知己知彼”上看,

中國更是沒法跟日本相比。

日本有多了解中國?

單從其制作的地圖就可見一斑。

離退休師級干部章明,

這樣回憶見過的日軍作戰地圖,

“那一年,我跟隨警衛排,

在湖南宜章搜集革命歷史文物時,

確定行軍路線靠的就是日軍地圖。

當行至一座大山前面時,

李排長拿著日軍地圖說,

有條小道可以直穿大山,

不用繞道走50公里。

但我們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這條小道,

問了很多路過的年輕人,

都說沒有路。

最后找到一位當地老人,

他用刀砍了幾十下荊棘叢,

那條小道果真就顯露了出來。

我萬分驚訝,仔細察看地圖。

發現地圖用的比例尺竟是五萬分之一,

也就是說,

地圖上1厘米等于實地500米,

實在是太精密太實用了。

一座山丘、一條小溪、一塊水田,

一條小路、一座廟宇、一片水井……

都在圖上畫得清清楚楚。

山頂制高點和山腰等高線,

都用阿拉伯數字標明了多少米,

所有道路也都標明了分段里程。

這個地圖的繪制日期是昭和三年,

也就是1928年,戰爆發之前9年。”


章明回憶說:

“由于我們繪制的地圖,

遠不如日軍地圖細致精密,

所以我們每次伏擊日軍后,

首先搶占的是他們的電臺,

然后就是搜繳他們的地圖,

繳槍倒是其次的。”

日本對中國“知彼”,細致到什么程度?

“在抗日戰爭開始前,

所有中國少將以上的軍官,

他們都有細致的檔案留存,

其個人特點、作戰方式,

包括生活習慣,

他們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為什么日本敢狂傲宣稱“三月滅亡中國”?

因為日本經濟遠強于中國,

因為日本工業遠強于中國,

因為日本武器遠強于中國,

因為日本兵力遠強于中國,

因為日本團結度遠強于中國,

不僅如此,

在對彼此的了解上,

日本也是遠勝中國。

所以,日本在《在華北使用武力時對華戰爭指導綱要》說:

“三個月內取得決定性勝利毋庸置疑。”

不只是日本這樣認為,

歐美列強都這樣認為,

“也許根本就用不了這么久。”


08


三個月滅亡中國似乎已成定局。

日本打響侵華第一槍后,

中國開始發生的一切,

似乎也正朝著日本預測的方向發展,

就像《八佰》里展示的那樣:

有人投降做了偽軍,

有人叛變當了漢奸,

有將軍做了縮頭烏龜,

有軍人當了前線逃兵,

有身份的人躲進了租界,

有本事的人逃到了后方。

而老百姓呢,

基本上就是隔岸觀火,

該設賭設賭,

該唱戲唱戲,

該跳舞跳舞,

該賣身賣身,

該鉆營鉆營……

而正在抵抗的中國軍隊呢,

是那么的不正規:

只圖一份軍餉的兵油子,

一心只想保命的雜牌軍,

兩腿直打哆嗦的文書,

臨時被征召入伍的農民,

鄉下逃難來的小伙,

沒拿過槍的愛國學生……

他們雖然成為了軍人,

但根本不懂什么是戰爭,

既不懂如何殺敵,

也不懂如何保護自己。

面對這樣的軍人、民眾和精英,

日本人當然會覺得:

“滅亡中國,三個月足矣。”


09


但戰爭全面爆發之后,

日本人才驚訝地發現,

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他們以為毫無抵抗力的中國軍隊,

沒想到突然之間就有了抵抗力。

他們以為最善明哲保身的中國精英,

沒想到突然之間就敢拋頭顱灑熱血。

他們以為毫無團結力的中國老百姓,

沒想到突然之間就凝成了萬里長城。

就像《八佰》里展示的那樣:

剛開始的逃兵,

后來變成了英雄;

剛開始的兵油子,

后來變成了護旗手;

剛開始的漢奸,

后來變成了戰地記者;

剛開始的黑社會,

后來變成了送電話線的奔跑者。

剛開始冷漠自私的商人,

后來變成了捐獻家產的援助人。

…………

那些脆弱的中國人,

那些冷漠的中國人,

那些惜命的中國人,

那些自私的中國人,

突然之間就被某種東西喚醒了,

紛紛投身于這場“抗日戰爭”。

為什么突然之間就覺醒了?

因為戰爭全面打響之后,

無數中國人終于意識到:

“這不是別人的戰爭,

而是所有中國人的戰爭。

生為中國人,

我們必須為中國而戰。

國亡,我們就亡。

國在,我們才在。”

日軍本想三個月占領中國,

結果一打就是八年,

不但未能占領中國

最后還鎩羽而歸。


10


喜歡當年明月寫的《明朝那些事兒》。

當年明月在這本書里提道:

日本人始終不明白他們會什么會輸。

他們運用經濟學原理,

把中國各種情況輸入電腦,

用模型公式證明自己必贏,

但沒想到最終還是輸了。

日本人為什么會輸?

當年明月說:因為他們不懂中國人。

“所謂四大文明古國,所謂兩河流域,

所謂印度,所謂埃及,

在歷史長河里,被人滅掉了N次,

雅利安人、猶太人、阿拉伯人、莫臥爾人,

你來我往,早就不是原來那套人馬,

文化更是談不上。

只有中國做到了,

雖然有變化、有沖突,

但我們的文化和民族主體,

一直延續了下來。

幾千年來,

無論什么樣的困難,

無論什么樣的絕境,

無論什么樣的強敵,

從沒有人能真正地征服我們。

她的潛力,

統計學和經濟學計算不出,也無法計算。

日本人打進來之后才驚訝地發現,

僅僅一夜之間,

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軍閥可以團結一致,

黑社會也可以潔身自好,

文盲不識字,卻也不做漢奸,

怕死的老百姓,有時候也不怕死。

因為所有的一切,

都已經牢牢地刻入了我們的骨髓:

堅強、勇敢、無所畏懼。

日本人不懂得,所以他們失敗了,

以前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依然如此。”


11


就以《八佰》中的謝晉元為例吧。

謝晉元,廣東梅州人,

畢業于黃埔軍校第四期。

他的妻子叫凌維誠,

凌維誠出身上海商人家庭,

是音樂專業的畢業生,

吹拉彈唱無一不精,

是很有才華的新女性。

謝晉元與凌維誠相識于1927年,

兩人分別為朋友充當伴郎和伴娘,

在婚宴上一見鐘情。

1936年,日本步步緊逼,

上海隨時可能爆發戰爭,

為了安心抗日,

謝晉元決定讓懷有身孕的妻子,

帶三個小孩子回廣東鄉下老家。

他對妻子說:

“為國殺敵乃革命軍人之天職,

職責所在,為國就不能顧家。”

1937年10月,

激戰三個月的淞滬會戰進入尾聲,

主力部隊戰略撤退后,

留下一個營堅守四行倉庫,

對外號稱是一個團。

這個“團”的最高指揮官,

就是“團附”謝晉元。

所謂團附,相當于副團長。


接到命令后,謝晉元寫了一句話:

“余一槍一彈,決與倭寇周旋到底。”

他帶領一群散兵游勇,

與日軍展開四天激戰。

《八佰》就是以此為基礎加工創作的一個故事。

堅守四天后,謝晉元接到命令,

“撤入英租界。”

英軍原本答應“負責掩護撤退”,

使“孤軍由租界到滬西歸隊”。

但謝晉元率眾撤入英租界后,

英國人卻突然反悔,

將謝晉元等人全部軟禁。

這一禁就是4年。

在這4年期間,

日軍和偽軍多次派人來勸降,

但都被謝晉元嚴詞拒絕。

勸降不成,日偽就派出刺客,

在英租界殺死了謝晉元。


▲凌維誠和四個孩子  

作為謝晉元遺孀,

凌維誠更是活得不易。

她本是上海商人之家的小姐,

從小錦衣玉食,

后來卻來到粵北窮鄉僻壤,

侍奉一雙年邁的公婆,

養育嗷嗷待哺的四個子女。

從來沒干過農活的她,

竟要下地挑糞種田,

其子謝繼民后來回憶說:

“年邁的祖父無法擔負農活,

母親便成了唯一的勞動力。

母親脫下旗袍、高跟鞋,

摘下首飾細軟,

換成當地農婦的粗布衣衫,

從頭開始學做農活。

播種插秧、澆水施肥、耕耘收割,

母親由一個十指不沾灰的上海小姐,

蛻變成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婦。”

謝晉元遇刺身亡后,

凌維誠從報上得知,

“幸存的‘八百勇士’,尚有不少流落街頭、生活無著。”

在養育公婆和孩子尚且艱難的情況下,

她竟然還給“八百勇士”捐錢捐物。

后來她奔走于上海各界,

奮力營救被軟禁的“八百勇士”。

中國正是因為有一個個謝晉元,

正是因為有一個個凌維誠,

才在日軍的炮火下八年不倒。


12


《八佰》之所以值得看,

其實不在于它的“場面”,

而在于它展示的“精神”。

《八佰》里沒有主角,

它展示的是一個群體。

《八佰》里沒有大人物,

它展示的是一群小人物:

油得冒泡的老鐵,

怕死得要命的老算盤,

幾次想逃跑的端午,

總是抱怨不停的羊拐,

販賣情報的方記者,

看熱鬧的大學教授,

開賭場的地痞刀子,

安逸度日的歌女,

…………

導演為什么會選擇這樣一些人?

為什么會講述這些人覺醒的故事?

因為這些人最接近普通人,

最接近“我們”。

我們大部分人,

就是這樣普通的軍人,

就是這樣普通的民眾。

這世上啊,

哪有什么天生不怕死的英雄,

所謂英雄,

不過都是我們這樣的平凡人。



我們也怯懦,

我們也怕死,

我們也混蛋,

我們也自私,

我們也旁觀,

我們也內斗,

但是有一天“國之將亡”時,

我們終究會站出來,

哪怕明知道這一戰有去無回,

但我們還是會義無反顧地選擇戰斗,

“因為這不是別人的戰爭,

而是所有中國人的戰爭。

生為中國人,

我們必須為中國而戰。

國亡,我們就亡。

國在,我們才在。”

正是因為一個個小人物的舍生取義,

中國才筑起了一道道血肉長城,

我們國家才扛住了日本的炮火,

我們國家才有了繁榮的今天。

《八佰》不僅僅是一部電影,

它更是一種精神。

這部片子里,沒有哪黨哪軍,

只有中國土地、中國人民和中國軍人。


013


一個民族的堅韌度,

不看英雄,要看無名之輩,

所謂國家,即是“我們”。

幾千年來,

為什么無論遭遇什么樣的困難,

為什么無論遭遇什么樣的絕境,

為什么無論遭遇什么樣的強敵,

都沒有人能征服中華民族?

答案正如當年明月所說:

“這是一個有著無數缺點的民族,

一個有著無數劣根性的民族,

但也是一個有著無數優點的民族,

一個有著無數先進性的民族。

她的潛力,

統計學和經濟學計算不出,也無法計算。

這兩年,中國正遭遇二戰以來的最大危機,

美國及其爪牙,

正動用一切力量,

對中國進行打壓和封鎖,

企圖抑制和擊垮中國。

此時此刻,恰如彼時彼刻。

所以,當此之際,

我也想用這段話忠告美國:

有些偉大的民族,你永遠不能低估,

尤其是綿亙五千年的中華民族。

這是一個有著無數缺點的民族,

一個有著無數劣根性的民族,

但也是一個有著無數優點的民族,

一個有著無數先進性的民族。

以前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依然如此。

 

 
上海市股份公司聯合會 Copyright © 2000-2008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1020864號-1
地址:零陵路635號愛博大廈3樓B座  電話:+86-21-64810204  傳真:+86-21-64810324
郵編:200030  郵箱:shglh08@126.com,shglh08@gmail.com  技術支持:群海網絡
人人摸人人操人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