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參考
張文宏:未來疫情仍不確定,唯一選擇是全球與病毒共存
2020-06-24 [關閉]

 【導讀】昨天(5月27日)時值復旦大學建校115周年,以學術迎校慶,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教授張文宏、類腦智能科學與技術研究院教授馮建峰、美國研究中心教授吳心伯、大數據學院教授吳力波分別作為各學科代表,先后發表主題演講,解析各學科前沿及社會熱點問題。圍繞“不確定疫情下的防控決策”,張文宏重點介紹了中國的疫情防控策略及效果,并表示“世界面臨重新打開的新常態,打開以后我們如何去防疫,這仍然是下一個階段我們要面對的一個非常大的挑戰。”今將張文宏的主講內容做整理分享。

各國對新冠疫情采取的策略似乎有所不同,且防控的結果也不盡相同。這種情況下,下一步全球應該怎么走?如何看待目前取得的疫情防控成績?從本質上說,這是一個學術問題,我給疫情一個“不確定”的定語,因為誰也不知道疫情將來會往什么方向發展。正如世衛組織專家說的,現在對疫情的任何走向進行預測,都是不可能的。

新冠肺炎的病死率是流感的70倍,傳播率是SARS的450倍

我們經常討論世界的不確定性。最近幾十年來,我們在經濟、政治、戰爭等領域經歷過無數不確定性事件,但都沒有此次疫情發生得那么突然,那么超出人類的想象。我們至今還在討論病毒的起源到底在何處,從基因進化的角度來說,它來自自然界。但就是這樣一個小型哺乳動物身上攜帶的極其微小的病毒,卻已造成全球經濟停擺,失業率高達不敢想象的地步,世界之間失去了交流。

我們一直認為世界是扁平的,各國間的交流是沒有障礙的。但今天的現實是,整個世界幾乎是停擺的,并且到目前為止都不知道世界何時才能重啟互通。為什么會造成這一結果?原因之一就是,我們從未碰到過這樣一種傳播力如此之強、病死率如此之高的病毒。根據2020年5月最新的疫情報告顯示,全球感染人數已經達到450萬,死亡人數接近30萬,這就意味著病死率接近7%。這是什么概念?SARS的病死率為9%,流感的病死率根據美國的統計結果在0.1%至0.5%。如果按0.1%計算,新冠肺炎的病死率是流感的70倍,但它的傳播率卻遠超SARS。SARS最終導致全球1萬人感染,但現在全球已有450萬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將來是否會達到1000萬人的水平,目前也未可知。

張文宏指出,新冠肺炎的病死率是流感的70倍,傳播率是SARS的450倍(央視頻截圖)

西方傳染病數學模型失效,上海采取飽和式地診斷和追蹤減少病例

新冠病毒的傳播力極強,所以在武漢疫情暴發時,我們采取了封城的行動。今天回頭再看,發現封城的決策做得實在太好了。英國帝國理工大學曾設計了一個關于傳染病的數學模型,對中國境內的新冠傳播人數進行預測。從中國國內的疫情防控角度來說,假設不采取任何措施,一旦疫情暴發,3000萬人口的上海將會有80萬人感染;如果對武漢進行封城,上海最終的感染人數將有20萬;如果武漢人口不斷流出,但上海采取緊急響應機制,最終上海也有20萬人感染;但是,如果武漢封城,同時上海啟動緊急響應,落實各項聯防聯控措施,那上海還會有多少人感染呢?用數學模型預測應該是29000人。但事實上,在國內第一波疫情發生時,上海的確診病例只有350例左右,全世界都對這一數據產生了疑問。后來經過一系列全球學術討論后,我們才確定,傳染病數學模型在一定條件下可能會失效。

美國現在的感染人數已經從100萬向200萬擴散,全球的疫情防控過程中,為何不同城市的防控策略會產生如此截然不同的結果?比較武漢與上海兩個地區的疫情控制模型圖可以發現,一代病例是指從武漢向上海輸入的病例,通過其再傳播派生出二代甚至三代病例。在整個疫情過程中,上海的二代病例非常少,因為上海采取了非常有效的防控策略,對每個病人進行飽和式的診斷。當對每個輸入的疑似病人進行飽和式的診斷,對與他密切接觸的所有人進行飽和式的追蹤,就可能在疾病的早期將其控制住。這一點完全打破了常規的傳染病的追蹤效率。

事實證明,在疾病早期,若能將追蹤做到極致,就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多數歐洲國家后期出現的疫情大暴發,都是由于沒能在早期將輸入病例有效控制住,導致后期感染者出現指數級的增長,最終造成嚴重后果。以意大利為例,早期只有兩三例輸入病例,但后期出現了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病例……,均是由當地大規模的社區傳播造成的。

防疫策略各國實施環境不同,但早隔離就能取得有效結果

在與美國專家討論時,我們達成的共識是,要對病人進行飽和式診斷。美國專家經常問的兩個問題是,為什么中國對這種密切接觸者的追蹤能夠做得如此徹底?為什么中國政府要求民眾居家兩周,大家就真的能夠做到兩周不出門?美國如何才能對不同種族的民眾說明這種做法,使他們真正做到足不出戶?事實上,通過一些有效的措施,如在2至4周內保持“社交距離”,進行居家隔離等都可以產生明顯的效果。此外,中國的疫情防控不僅僅是動員醫務工作者,還有對社區工作者的發動,對民眾的科普,以及海外人員的介入等。在這場戰役中,幾乎每個中國人都成為了一個防疫專家,其中溝通是關鍵。此前,我通過網絡與在美留學生進行了一次對話,很大程度上安撫了留學生的情緒。事實證明,防疫不僅僅是專家的事情,與民眾及時溝通也成為此次防疫中的重點。

3月26日晚上,中國駐美國大使館邀請張文宏在線解答留學生、華僑華人的抗疫問題(圖源:央視新聞)

在國際交流中,中國更要善于同國際專家進行對話,因為防疫早已不是一個國家的事情,只要世界上還有病人,防疫就沒有結束。這就像“木桶理論”,一個木桶的儲水量是由最短的那塊木板決定的,所以若疫情在全世界沒有得到很好控制的話,中國說自己控制好了沒有用。另一方面,各國的經濟條件、社會條件、文化、宗教風俗都不相同,可能會阻礙某些防疫措施的實行。比如津巴布韋的專家表示,如果當地的年輕人不上班,就無法養活家人。此時他們就會面臨艱難的抉擇,是冒著感染新冠肺炎的風險去上班,還是在家餓死。所以我們在宣傳防疫策略時,要針對不同國家進行不同的政策解釋與交流。

在這次疫情過程中,越是在早期進行充分地診斷與隔離,例如戴口罩、保持有效的社交距離,就越能取得有效的成果。但有些國家由于各方面的原因,無法達到較好的防疫效果,如孟加拉國雖然剛開始只有六十多個病例,但因為無法追蹤他們的來源,更別說追蹤密切接觸者了,這導致孟加拉國出現了大量的社區傳播,存在極大的風險。

中國降低病死率的秘訣:飽和式收治入院、多學科協同作戰

世界抗疫走到今天,盡管有些國家的病例數比較接近,但大家最關心的還是病死率。現在許多歐洲國家的病死率達到了10%,美國達到了7%,中國武漢在6%,中國其他地區在1%左右,那么,這個差異是如何造成的呢?這涉及到一個重要的防疫策略。

武漢建立方艙醫院,提供了上萬張床位

在疫情早期,武漢的病死率較高,這是因為醫院的床位有限,有些病情較重的病人得不到收治。所以,中國在武漢采取了一個非常有創造性的策略就是建立方艙醫院,為所有發現的病人提供了上萬張床位。最后的結果是,輕癥病人住在方艙醫院,重癥病人住在醫院病房,急重癥病人住在ICU,保證每個病人都有地方住。如果輕癥病人出現重癥病情時,就可以把他收治到重癥病房,或者送至可以進行有效救治的病房,這種措施大幅降低了病死率。方艙醫院中的醫生、護士、病人都是一一識別,有創造性地采取了全方位的入院措施,這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總的來說,中國降低病死率的秘訣有三點:第一是創造所有的機會,讓病人住院不造成擁擠。第二,擴大檢測范圍,使所有的病人都能被及時發現。第三,當所有病人都入院之后,平均死亡率就開始降低了。

同時,上海采取了多學科共同合作的模式,醫生們每天都在一起對每個病人的情況進行討論,包括呼吸科、感染科、重癥醫學科、中醫科、心血管科、人工肺科、呼吸治療師等等所有與疾病有關的學科全方位的介入。這種多學科協同作戰的模式也是中國今天普遍采取的模式。正是因為集中了中國最優勢的醫學資源,中國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控制住疫情,并且將病死率降到最低。

在抗疫過程中,上海采取了多學科共同合作的模式(央視頻截圖)

80、90后奮戰一線,“前浪后浪”都是社會的中堅力量

新冠疫情之初,我們這些年紀較大的醫生都認為,此次疫情是 2003年SARS的再次來臨。SARS發生時,我們還比較年輕,現在疫情再次來臨,舍我其誰?但事實并非如此。在此次疫情中,最核心的力量發生了重大改變。面對著洶涌而來的疫情,最辛苦的是我們的80后和90后的醫護人員。我這里有幾張照片,一張是我們華山醫院感染科的毛日成醫生穿著棉襖、戴著棉帽子在辦公室椅子上睡覺,這是位80后醫生。他剛到武漢時,因為沒有負壓病房,只能待在病房里必須開窗通風,才能把風險降到最低,睡覺也只能穿好自己的棉衣。大家可以想象,在冬天最冷的季節,醫護人員只能在開著窗戶的房間里休息,是多么寒冷的感受。另一張照片是露出了美麗眼睛的90后護士,她們每天在病房工作至少4個小時才能換班,對體力是極大的挑戰。不得不說,90后、80后在這次疫情當中是沖在第一線的,所以,我們每次討論前浪、后浪的時候,其實沒有什么前浪、后浪,都是一個浪,大家都是構成我們這個社會的中堅力量。

疫情走向不確定,面對“新常態”需防疫和復產兩手抓

現在疫情發展到了一個新階段,美國認為,在首席專家的意見到來之前,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常態存在的病毒,很難再回到過去。那么,我們該如何面對這樣的“新常態”,這成為各國需要解決的一個重大問題。

全球疫情的現狀是,到目前為止,南非、南美、南亞很多地區的疫情還在不斷擴散,美國的新增病例還處于平臺期,未來是否能夠減少目前還不明朗。有意思的是,雖然歐洲還有很多病例,但已開始積極地復產。東亞地區,包括中國、韓國等國家的疫情最平穩,病例非常低。我們希望徹底消除新冠病毒,但這在今年已經不可能了,我們唯一的選項就是同病毒一起生存。

在張文宏看來,未來我們將同病毒一起生存(央視頻截圖)

如何與病毒共存,采取何種策略?對于發病率、死亡率較高的國家,當疫情持續擴散時,他們會采取非常嚴厲的防控策略,將病死率降到可以接受的程度。而像中國這樣發病率已經較低的國家要防止出現反彈。如何保持低死亡率?很多國家都發現了一個特點,病死率最高的是50歲以上人群,年紀越高病死率越高,那就意味著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是其中最脆弱的人群。所以,在未來復工復產的時候,特別是非洲、南亞、南美這些國家的策略就是要保護好這些脆弱的人群。

未來疫情將向何處發展?這是不確定的。但可以相信的是,中國在第一階段取得了一定的經驗,在第二階段的全球疫情中,我們有能力使中國的疫情得到良好的控制,之后再把復工、復產、復市做得更好,這就是我們今天所要說的新常態。

 
上海市股份公司聯合會 Copyright © 2000-2008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1020864號-1
地址:零陵路635號愛博大廈3樓B座  電話:+86-21-64810204  傳真:+86-21-64810324
郵編:200030  郵箱:shglh08@126.com,shglh08@gmail.com  技術支持:群海網絡
人人摸人人操人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