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參考
港區國安法,“一國兩制”的創造性實踐
2020-06-24 [關閉]

 

 

 

日前,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負責人向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作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草案)》的說明。“港區國安法”通過“兩步走”程序進入國家立法快車道,引發各界廣泛關注。

“法者,治之端也。” 從立法角度來看,突出責任主體是該法的鮮明特點。“草案說明”開宗明義:中央人民政府對香港特區有關的國家安全事務負有根本責任,香港特區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應當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職責。這意味著即將制定實施的“港區國安法”,將從國家和香港特區兩個層面落實維護國家安全責任,這既是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實踐的需要,也是基于香港特區過去23年未能完成基本法規定的維護國家安全憲制責任和立法義務的現實情況而作出的探索和發展。在這個意義上,制訂和實施港區國安法,本身就是“一國兩制”的創造性實踐。

突出可操作性,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和駐港國家安全公署,是該法的制度創新。揆諸世界,每個國家都有維護國家安全的特定執行機構,“專事專辦”“專人專辦”最大限度集中資源確保法規不打折扣落實。中央對香港國家安全負有最大和最終責任,必須有實際抓手,才能對極少數犯罪行為產生有效震懾。根據“草案說明”,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事務,承擔維護國家安全的主要責任,并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監督和問責。此外,駐港國家安全公署與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建立協調機制,與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執法、司法機關建立協作機制,充分尊重了香港司法實際,提高法規落地順暢度。可以說,這一制度層面的創新,在確保香港司法獨立的基礎上,有效實現了香港傳統執法力量的整合互補、握指成拳。

突出問題導向,著力解決香港特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存在的法律漏洞、制度缺失和工作“短板”,是該法的實踐創新。根據“草案說明”,香港特區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應當依據有關法律規定有效防范、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在法律適用對象上,任何機構、組織和個人都涵蓋其中,沒有“特殊權力”,也不存在“真空地帶”。尤其是對學校、社會團體等“港獨”“黑暴”容易綁架的社會機構,外部黑手伸手操控的所謂“白手套”,法規更是擲地有聲亮明態度:“特區政府應當采取必要措施,加強監督和管理”。統籌制度安排、兼顧兩地差異、織密法規籠子,為香港打上“安全補丁”,為“一國兩制”實踐裝上“殺毒軟件”,也將讓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不法行為徹底失去作惡空間。

事實說明,港區國安法不是束縛香港自由的緊箍咒,而是保障香港發展的安全帶。保障越牢固,香港才越安定、繁榮。不忘“一國兩制”的初心,保持以法治促繁榮的信心,我們相信一個長治久安的香港定會重新出發。

(作者系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臺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來源:北京日報

 
上海市股份公司聯合會 Copyright © 2000-2008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1020864號-1
地址:零陵路635號愛博大廈3樓B座  電話:+86-21-64810204  傳真:+86-21-64810324
郵編:200030  郵箱:shglh08@126.com,shglh08@gmail.com  技術支持:群海網絡
人人摸人人操人人看